海树

我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香

Owen Lee's avatar Owen Lee

我现在的正面和负面的情绪

最近的状态还是挺杂乱的,有正面和负面的情绪。工作忙的时候意识不到这些,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这些纷繁的情绪又会被放大,在骚扰着我。

正面的情绪很多:来自和屹东、勇昊、建贞、浩然、远哥的日常扯淡,来自和大师兄小萌的闲聊,来自家里人的关心、来自工作中不错的同事氛围、来自偶尔摸鱼的放松。。。

负面的情绪也多:来自远哥负能量语言的输出、来自一些朋友渐行渐远的遗憾和受挫、来自自己一些阴暗面的想法和举动、来自自己想找人聊天却不知道找谁的尴尬、来自技术焦虑、来自对自己个人形象的不满意。。。

我是有表达欲的,但是一些因素在限制着我,这让我羡慕那些能流畅表达自己想法且看起来不尴尬的人。

现在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孤独是个什么滋味了,当想表达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,又怕发出来看着很尴尬,而把想要分享的生生压回去;想要和朋友联络,却又下不了决心,脑袋中风暴肆虐,行为上纹丝不动。实在是个及其龟毛的人。所谓越却缺少的越珍惜,所以会很沉浸于老友记和寻妈记中。也常常会想起在北京时和勇昊的一块吃饭一块玩的场景,因为现在在上海这样互相陪伴的角色是缺失的(璐雨不算在内)。

又想起初中和聪聪、高中和强民突然产生矛盾而不负亲密的事情,过去太不成熟,对于朋友有些过分的执着以至于钻了牛角尖。现在会坦然一点,但是在这个方面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敏感,只是刻意选择忽略而已,但这样的结果往往是渐行渐远后时常翻涌起来的惆怅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絮絮叨叨写了些不着边际的话,把自己到上海后、疫情后的一点心理状态挖了一下,不是为了苦大仇深,而是要更好地过好明天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