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树

我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香

Owen Lee's avatar Owen Lee

我的实习

2018 年 12 月 4 日 晴 大连

昨天计划开始每天逼自己写一篇文章,这个计划还需要一个名字。之前看过一个博客名为「读立写生」,他就是每天都写文章,称为千字文,所以这里也是向他学习,我的写作计划就叫做「千字文计划」,每天都写一千字左右。这是第二天的文章,来回忆一下我的整个实习过程。

一、错过的春招

其实我在去年过年的时候还是下定决心考研的,周围很多同学也知道我这个打算。所以在三月份开学后,我就一边忙实验室的项目、一边准备考研的材料。当时还不知道春招的重要性,看着很多公司开始招聘实习生,有好几次想投投简历,后来反复纠结,最后以不能分心,要专注考研作为理由压下了自己找实习的念头。五月份,忙完了项目的事,开始复习高数,却发现实际的难度比之前想象中的大得多,常常是没看几页定义定理就想放弃去玩游戏了。就这样五月稀里糊涂的复习了一个来月左右,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可能真的应付不了考研复习。后来有一次从校本部回学院,在校车上,开始反思,自己为什么想读研,读研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。围绕着总总的问题,想了一路,最后得出结论:之所以想考研,是因为对自己的不自信,虽然学了很长时间的 Android,但是却处于一个瓶颈期,不知如何进阶,随之而来的是害怕,害怕自己找不到一个好的公司,一份好的工作。我对自己的期望还是挺高的,也希望毕业后能够进 BAT 华为这样的巨头企业。所以当我觉得自己的水平够不上这些公司时,就想着通过考研来缓冲三年,我再好好学学,好好准备准备。但是这种想法其实是非常错误的,都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水平呢?不战而逃,简直是懦夫的举止。况且经过大学四年的堕落,我的学习状态已经远不如高中时期,上课也经常开小差,玩手机。我怎么能保证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就能发生 180 度的转变,成为一个十分认真专注的人呢?其实这样的概率是非常小的。并且如果我读了研究生,那我前面两年反反复复学的死去活来的Android知识岂不是毫无用武之地了?现在软件行业读个研究生,动不动就是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,如果要读研,必然要换成这些热门的方向,那之前的时间就真的是浪费掉了。再况且,就算学了AI、机器学习这些方向,我就一定能脱颖而出吗?按照我现在的学习状态来推,几率也不大。所以当我在车上想明白这些东西后,我发现考研对我来说真的没有那么重要,甚至我的内心是抗拒的,它只是一个缓兵之计。回到宿舍,就做了决定,不考研了,找实习。这时候已经是六月份了,大厂的春招早就结束了,等意识到错过了,才知道它的重要性。

二、颇为曲折的海投

决定找实习后,看各大公司的校招官网的投递时间都已经结束,于是在拉勾网、实习僧这两个网站上注册了账号,填写好简历信息。开始在这两个网站上找适合自己的岗位,我记得当时投的第一个是头条的 Android 实习生,本来没想太多,后来发现头条 HR 的效率实在太高,简历过了后第二天就打电话联系面试,可当时我还复习没几天,还远远谈不上准备好,面试的时候就挂在了非常简单的一面上,让我难受了好几天,战略失误,应该把它放在后面,等准备充足后再去投。也海投了很多其他的公司,甚至是一些不太出名的创业公司,有些创业公司虽然简历通过了,但是却要求去北京当面面试,而不支持远程面试,无奈成本太高只能拒绝。我记得头条投了两个岗位,都挂在了一面;知乎挂在了二面;腾讯补录实习生时投了简历,也是挂在了一面上,面试官一直问 C++ 的相关知识,当时我连 Java 和 Android 都没复习完,哪顾得复习上 C++,大一学的很多知识也忘得差不多,挂的毫无意外。让我意外的是我的院招,院招的时候,会有一些和软件学院有合作的公司来院里招实习生,这些公司都不是很出众的公司,春招时竞争不过那些大厂,只能将招实习生的时间延后到七月份,当时在这群公司里面选了两三个还可以的公司,一个是北京清枫(小黑盒),一个是贝壳找房,参加了他们的宣讲会,投简历做笔试,后面获得了面试的机会。结果两个面试都失败了,我觉得这两次失利的打击是最大的,因为这两个公司真的不算是什么大厂,小黑盒还是一个创业公司(没有歧视创业公司的意思),而且面试时感觉答得还可以。这两次失利,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,也对自己产生了质疑,自己真的很差劲吗,连创业公司也进不了?后来在实习僧上看到小米在招实习生,赶紧投了简历,当最后结束两轮面试,HR 打电话过来说通过的时候,内心不知道有多兴奋。当时寝室里就我一个人,挂掉电话后在寝室可劲地蹦跶,打电话给老妈告诉她找到实习了,不用担心啦。我想这大概是我这一年来第一次如此激动,这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实在是难以言表。所以我当即就和 HR 表达了入职的意愿,为这一个多月的寻觅画下句号。

三、在小米的四个月

7 月 21 号,我从大连出发,带着大大小小的行李,坐动车到了帝都北京。对北京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庄严厚重,而是巨热。坐地铁到租的房子里,收拾东西,打扫房间,第一天就这样匆匆而过。

23 号,星期一,来到小米公司办理入职,上午就是签实习协议并且听一些入职的注意事项。下午来到办公的小米六期,跟着行政领了资产,和组里的成员见面。

这里想介绍一下我组里的一些同事,在之后的四个月中我和他们一起工作,并成为朋友,感觉非常荣幸。我的 mentor 达明哥是一个非常 nice 的人,非常开朗,技术也特别厉害,呆过美图、爱奇艺、百度,技术面非常广。金虎哥以前是做游戏的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虎哥是一位真正的佛系青年。虎哥学佛修行,每日读佛经,打坐,经常去寺庙,还有自己的法号。leader 形省哥是以前小米米聊的 Android 开发工程师,是一位足球迷,刚到公司时,一直没见到形省哥,因为他在俄罗斯看世界杯。蛋泥是在我后面一周入职的产品实习生,履历传奇,澳大利亚的国籍,在英国上学,先是在腾讯上海实习,后面来到小米。他是一个特别多才多艺的人,会打鼓(乐队中的鼓手),会画画,会剪视频,会做菜……同时,他也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,对很多专业领域有自己的独立见解,我非常佩服他。

我在小米的岗位是 Android 开发实习生,所在部门是探索实验室,主要做一些新产品的前期研究,而我在这其中的主要工作就是写一些 demo,将老大们的初步设想实现出来,给他们看效果。总体四个月下来,我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,有两三个星期我几乎没有任何任务,可以随意做自己的事,我也是趁着这样的机会,在秋招的时候,抽出时间来进行知识的复习。如果说在组里的成绩的话,我觉得这四个月下来我也没有做出很大贡献。前期帮达明的项目写写界面,后面我负责的两个 demo 效果也不是很好,也没有正式立项。所以在我和同学描述工作时,都是用摸鱼来形容。

在小米呆了这些时间,总要谈谈最后的收获。技术上我觉得学到的东西不多,因为是做 demo,没有参与成熟的项目,所以并没有接触到企业开发产品的完整严谨的流程及代码规范,更多时候是我自己胡乱写,毕竟也没有人看我的代码。人际上,我认识了好几个和善的前辈,反而比技术上的收获更满足。另外比较轻松的工作内容让我有时间在秋招时进行复习,让我最后拿到了几个好 offer,也是一份很不错的收获。

11月30日,正式结束了在小米的实习。走的时候,和前辈们告别,他们说以后常联系,江湖再见。

纵然不舍,也终需一别。但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我们江湖再见!

四、北京印象

在我第一次坐在火车上来到北京时,我并没有感受到北京作为古都的庄严,直到十一时和同学游览故宫时,才真正体会到一些往日的辉煌与繁华。

这一小节我想讲一下在北京的出游经历,我本身并不是一个特别活跃的人,即使身处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,我自己在闲暇之余也没怎么想过出去走走,但这四个月在北京和同学出去玩还是游览了一些景点,对北京也有一个大致的印象。

第一次出游是和陈旻一块儿,来到北京第一个想到联系的人就是大旻了,我们一起去了圆明园,在里面逛了一下午,看了仿制的十二生肖(据说是成龙捐的),看了历史书上经典的圆明园的遗迹(大水法),最后发现只逛了其中的四分之一。后面还一起去看了《西虹市首富》,觉得沈腾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喜剧人才。

第二次是和陈旻在内的六个高中同学,当时是中秋,我在想和同学一起聚会吃个饭。高中有六个同学在北京读书,维佳、大伟、碧瑶、达锅、浩哲还有大旻。于是找大旻把她们都叫了出来,一起吃了午饭。午饭后,我们一块去北京的欢乐谷玩。这是我第一次去大型的游乐场玩,真的是格外刺激,旋转 360 度的风火轮,在空中被拎小鸡一样的过山车,浑身湿透的激流勇进,和中秋月近距离接触的空中观光,无疑不留下深刻印象。

第三次是初中的同学王鑫来北京玩,住在我这里。他来的那天晚上,请他吃饭,叙旧聊天,更加发现他真的是一个有自己独特想法的一个人,对生活充满好奇,对知识充满渴望,都是我所不及的地方。我们一起去找周旭峰,他在北京师范大学,本来好久没有联系,我都有有点不敢找他,特别怕尴尬。但是有些朋友就是这样,即使许久未见,相聚时依然是相熟时候的那种状态,放松、自在 。

第四次是我的小阿姨(只比我大两岁,追星是正常的)来北京看华晨宇的演唱会,当时她还不知道我在北京,所以只买了自己的票,后面知道后和我联系,喊我一块出来吃饭。我后面也从别人那里买了一张票,陪她一块去看了花花的演唱会。华晨宇的live特别完美,尤其是像他的《我管你》《异类》等歌,能够瞬间将会场炸起来,现场气氛真的太燃了,也对华晨宇有了很大的改观。当我们看完演唱会出来时,见到了夜晚的鸟巢和水立方,这两个奥运的标志性建筑在各自的灯光映衬下,美轮美奂。

第五次则是和周旭峰、刘威一起在十一时出去逛,我们先去了清华,在大峰高中同学的带领下游览清华校园,见识了著名的清华二校门,并品尝了清华的食堂。下午我们来到天安门,从天安门正门进去参观故宫,看着那些象征着古代皇权的金碧辉煌的宫廷建筑,感受到过去辉煌灿烂的文明。乾清宫、太和殿、慈宁宫、钟表馆、珍宝馆、御花园,无不诉说着当时的繁华。从天安门进来,沿着中线,一直走到玄武门,然后出了故宫。之后还去了南锣鼓巷,但是十一的人是在是太多了,胡同里挤满了游客,所以我们也是赶紧走,没怎么好好逛。

第六次是勇昊来北京后,我们相约一起去爬长城,毕竟不到长城非好汉呐。我们坐车来到怀柔,爬知名度比较小的慕田峪长城。那天是个雨天,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还有点冷。这也让我们看到了长城的另一种风情,冷冽的天幕下,云雾涌动,环抱着顶处的长城一截,别有一番壮阔意味。从长城回来后,我们还在我租的房子里自己整了一顿火锅,配上 RIO 的微醺鸡尾酒,格外的小资。后面另一个大学同学超凡也来到北京实习时,我们一块出去看电影,逛北大,再吃了一顿自制火锅,真是无比惬意。

我在北京的这些时日,因为这些相熟的同学伙伴,一起出去游玩,让我见识了北京的多个面。无奈我文笔过于拙劣,只能稍述其中的过程。

五、租房血泪史

说到这次的实习经历,就不能不提到在北京的租房经历。但这不是个愉快的话题,因为我被黑中介坑了大概 7000 元。从头开始说吧。

在去北京之前,在自如上租了一个单间,月租是 1830,加上服务费和分期费用一个月大概在 2000 左右。我在自如住了大概一个月左右,但是当时想攒一些钱买一台电脑,所以在住了一阵后还是找房子,当时找了一个条件非常差的房子,是个隔断,月租 800,但是由于自如的房子还没有转出去,我也就一直住着,新租的房子一直没有去看。等到这边的房子转出去后,去那一看,竟然因为北京严打隔断,把房间都拆了,我只能找中介退钱,虽说退了大部分的钱,但还是损失了五六百。并且还要重新找房子,之前自如的房子离公司距离还是有点远,通勤要1个小时,所以就打算找近一点的。后来通过另一个中介在公司步行半个小时的地方找到一个单间,房间的情况还好,自然不能和之前自如的比,房租上是 1600,水电另算,如果后来没出事的话,倒也只能说折腾了一番但没省到钱。可万万没想到这个中介公司因为资金链断了,拖欠房东的房租而最后暴雷倒闭了,受影响的租客多达上万人。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被大房东说租不了要赶人,而且去中介公司维权的经历。但这些维权的动作并没有什么作用,之前的押金和房租都没能要回来。这次让我直接损失了大概 7000 元,在小米四个月全都白给了。

总结来说我的失误之处在于:第一,太想折腾,本来在自如住的还算舒服,却想省点钱而换房子,中间出现很多麻烦的事情。第二,在找了第二个房子后,没有及时去查看房子的情况,如果拆掉之后去看了,或者中介联系了我,我也就不会把自如的房子转出去了,也就没有后面那一堆破事。半夜搬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真是相当难过。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,就当在北京玩了一圈,也只能这么安慰安慰自己。

结语

这篇回忆写的断断续续的,在 18 年 12 月写了大部分的内容,后面却断掉了。最后的租房血泪史是在 19 年 8 月才回过来补上,写完了所有要写的东西。之前写的内容很是粗糙,但是也不想改了,都是过去的事了,人还是要往前看不是?希望未来自己少一些瞎折腾,多一些顺遂。